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行政院政務委員 鄧振中:推新南向 要端出指標合作大案



:::
蔡政府一年多來傾全力推動新南向政策,這個被蔡總統視為台灣「亞洲區域戰略」的政策,能否突圍成功,督導新南向政策的行政院政務委員鄧振中扮演吃重的角色。鄧振中接受本報專訪表示,推動新南向,政府是動員整個社會的力量,他期許未來一定要有幾個與新南向國家指標性的重大合作案件發展出來,例如公共工程、醫療或農業等合作案,並且看到成果;由於感受到總統對推動新南向政策的決心,他坦言壓力不小,在工作上因此沒有鬆懈的空間。



至於台灣爭取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鄧振中強調,對台灣而言,加入CPTPP是一定要做的事情,台灣應相當有資格加入,政府會努力推動。

問:台灣與新南向國家一年多來在互動面向、頻率與層級都大幅提升,貿易額也明顯成長,例如去年一到十月我國對新南向國家投資增一一三%,新南向國來台投資成長約廿%,如何看待這現象?

答:這一年多來可看到幾個明顯現象,首先,台灣社會對新南向國家,特別對東協與印度,認知程度越來越高,許多企業界、學術界與非政府組織都在發展與東協、印度的工作計畫,這是台灣非常重要的資產,對台灣國際關係與未來發展,也是很好的基礎。這種想要了解東南亞國家,盼多與他們交往的趨勢會越來越提升。

台灣社會對東協與印度 認知程度變高

其次,過去政府單位之間在東南亞地區雖有許多工作,但規模小、而且是沒有組織性的單一運作,例如只派幾個農業技術人員過去,但這一年多來各部會已熟悉如何透過協調找出重點,彼此之間的協調我沒有說已很完美,進步卻看得很清楚。我們的目標是公部門資源要做更好整合,要做哪件事,目標要挑選得對。

第三,國會已相當完整地與新南向國家的國會建立起關係來,不僅許多立委出訪,且次數不少,很多新南向國家國會議員也到台灣訪問,台灣社會對新南向政策的響應不是只喊喊口號,而是具體往前推動。

當然,我們的企圖心不會只到這裡,大家都感受到總統對推動新南向政策的決心,要求一定要交出成果,我的壓力不小,因此沒有鬆懈的空間。

問:總統日前指示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可成立「新南向工作小組」,強化執行能量,與國安會將成立的「新南向政策專案小組」相互配合,你如何看待此事?

答:國安會的「新南向政策專案小組」是幫助總統制訂政策,總統在這方面的幕僚很強,行政院經貿辦本來就負責新南向政策的推動,現在總統建議經貿辦成立工作小組,這個小組確定會設立,小組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要更有執行力,未來一定需要有幾個指標性重大合作案件,例如公共工程、醫療或農業合作的案子,盼儘快發展出來,看到成果,讓對方國家政府與人民清楚感受到台灣的政策對他們的好處,且彼此受惠。現在的合作案件雖多,但規模都很小,我們的企圖心要更高。

至於有監委認為新南向戰略目標不明,新南向政策其實動員整個社會的力量,戰略目標已很清楚,台灣可以忽略東協、忽略印度嗎?

公共工程、醫療或農業合作 盼儘快有成果

問:菲律賓最近成為台灣與新南向國家第一個完成更新投資保障協定的國家。越南有機會也更新投保協定嗎?

答:每個國家投資環境不一樣,我們去投資廠商的組成也不太相同,因此,每一份投保協定都要量身訂製,有些國家要談得比較久,因為我們有我們希望達成的目標,重點在於是否能找到雙方都放心的方法,這個答案如果找不到,就永遠僵在那裡。不過,當政府表明要與某國洽簽或更新協定時,就「有人」要妨礙我們做事。

越南、印尼、泰國都是我們有重大投資的國家,都希望能更新投保協定,另外,我們企業界也很有興趣到印度投資,也盼更新協定。至於與越南洽談更新投保協定談得比較久,是因越南曾發生過暴動,我們要求越方加強落實對台商財產權的保護,若有爭端,解決途徑也要更有效率,目前持續努力磋商中,我樂觀看待與越南簽署更新投保協定。

問:政府去年大力發展新南向五大旗艦計畫,新一年的展望如何?

答:我們在農業與醫藥衛生的合作很有前途,預期新的一年會有很大的收穫。這是我們的優勢,對方國家也很歡迎。以醫療合作為例,很多醫院有東南亞醫護人員來台實習,台灣也有醫師前往越南,台灣提供較低的醫療成本與良好的醫療服務,已有越來越多國家知道,未來將有更多的合作計畫會出來,我們也希望把台灣的醫療設施、器材外銷到這些國家,並且銷量要擴大,訓練東南亞等醫護人員的人數也要擴大。

農業合作方面,現在正在洽談,盼建立規模達幾百公頃的農業示範園區,若順利設置,將來就可複製,對此農委會已有規劃。但這要與當地政府談好,找到示範園區,建立灌溉設施,種植可增加其農民收入的農作物,並把我們的技術移轉過去,教他們怎麼種植農作物,這也幫助台灣農耕器具的輸出,也可賣肥料過去。由於新南向國家農民的收入較低,這會對他們農民有幫助,對方國家已表達清楚意願,目前集中力量洽談的有二、三處示範園區。

台灣有資格加入CPTPP 政府會努力

問:台灣原本極力爭取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在美國退出TPP後,日本等國重整旗鼓成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如何看待台灣要加入CPTPP?

答:雖然美國退出TPP,但CPTPP的重要性仍然存在,首先,CPTPP是這幾年來最大規模的區域貿易協定,成員有十一國。其次,它採高標準,市場更開放、體制更透明、自由,它對台灣有其重要性,台灣要繼續現代化、要改革、要更有效率、競爭力,都必須跟著規則走,未來就算參加不了CPTPP,它規定的事情我們還是要做,我們的市場要更開放,當市場更開放,承受的競爭就更清楚,企業界就可一直往前努力,最怕的是一直保護企業界,則企業在保護的環境下根本長不大,失去競爭力,對台灣來講,加入CPTPP是一定要做的事情。

不過,這確實是不容易的工程。現在面臨的困難,一是配套機制如何設計得完善,二是國際政治的困難。由於CPTPP是零關稅,政府要幫助高關稅產業提升競爭力,對於比較不利的人,要有幫助他的配套機制,這機制是否夠完整,是個困難,否則他一定抗拒,尤其,我們這個社會一遇到抗拒,事情就很難做了!因此配套機制一定要完善。政府正在做產業、社會、環境等衝擊的影響評估。

其次,在國際政治上,雖然十一國之中新加坡與紐西蘭已與我們有自由貿易協定,但其他國家因彼此貿易量不大,也沒什麼重大投資案,則要去爭取支持,畢竟CPTPP是共識決,必須十一國都同意台灣加入。

問:CPTPP最快二○一九年生效,我爭取第二輪談判加入,勝率多大?

答:台灣是推動經貿自由化一個很正面的力量,無論就市場規模、體制,加上我們是亞太經合會成員,我覺得我們應該相當有資格加入,當然,這些理由要讓對方接受,人家有顧慮時就說服人家,勝率有多大我不評論,總之,就是努力去做,免驚啦!